重庆 > 聚焦重庆

进出口额增幅重庆第一 江津是怎样做到的

作者: 周雨 来源:人民网
2019-01-21 15:30 

江津区商务局负责人认为:这是发展开放型经济厚积薄发的结果——

“厚积”:牢固树立“从全局谋划一域、以一域服务全局”发展理念,谋划融入“一带一路”和长江经济带发展大局;

“薄发”:2018年江津进出口额的大幅增长,仅仅只是一个开头,随着江津综保区日趋建设成熟,带来的进出口额还将呈几何级增长。

重庆日报记者近日从江津区商务局获悉,2018年1-11月,江津区累计实现外贸进出口额118.89亿元,同比增长172.99%,增幅位居全市第一。

这是江津历史上第一次进出口额突破100亿元大关,第一次实现100%以上的增幅。在此之前,江津的进出口数据并无特别过人之处。2015年至2017年,该区进出口额分别为35.6亿元、37.9亿元、58.75亿元,同比增幅分别为-29.97%、6.6%、54.97%,增速在全市排名分别为第30位、第13位、第7位。

江津进出口额猛增是如何取得的?其对江津发展有着怎样的意义?

史无前例的突破

厚积薄发的结果

“去年,江津无论是在进出口总额上,还是在增幅上,都是史无前例的突破!”江津区商务局局长应健表示,江津能在2018年实现进出口额的快速增长,主要得益于出口的快速增长。2018年1-11月,江津共出口101.52亿元,同比增长257.57%;进口17.37亿元,同比增长14.57%。

而该区进出口额增长的贡献主要来自重庆江津综合保税区。数据显示,江津综保区自2018年7月5日正式封关运行后,到11月底,不到4个月的时间就累计实现进出口额59亿元,占到了新增进出口额的近八成。

应健认为,2018年江津进出口额的大幅增长,不过是该区发展开放型经济厚积薄发的结果。

就“厚积”而言,江津已在推动对外开放上谋划了多年,埋头苦干了多年。党的十八大以后,党中央着眼构建对外开放和区域发展新格局,提出了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和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。而重庆正好位于“一带一路”和长江经济带的联结点上。

从这时起,江津就牢固树立“从全局谋划一域、以一域服务全局”发展理念,谋划融入“一带一路”和长江经济带发展大局。

在此背景下,江津于2014年6月启动珞璜铁路综合物流枢纽建设。该项目由渝黔铁路小南垭站改扩建而成,至今已完成占地1500亩的货场建设,共建成到发线15条、货物线13条,并有6公里的铁路专线与珞璜港连接,实现江铁无缝联运。该货场已于2018年12月28日正式投用,设计年到发货量2000万吨。

2015年1月17日,江津启动珞璜长江枢纽港建设。该枢纽港一期工程将建设4个5000吨级直立式泊位,1个下河滚装泊位,码头年通过能力1000万吨(含集装箱60万标箱),预计2019年完工。目前,珞璜港已形成600万吨(20万标箱)年吞吐能力,已建成1个散货泊位,1个集装箱泊位。

2017年1月,国务院批准设立江津综保区,规划面积2.21平方公里,网外配套区面积27.9平方公里。江津综保区获批设立后,江津举全区之力推进综保区建设,于2018年4月23日通过国家验收,2018年7月5日正式封关运行。

就“薄发”而言,2018年江津进出口额的大幅增长,仅仅只是一个开头。据海关总署1月10日发布,2018年1-11月,全国海关特殊监管区域实现进出口值4.7万亿元人民币,以占全国二万分之一的土地面积,实现了约六分之一的外贸总量。

而目前全国总共只有140个海关特殊监管区域,其中综合保税区96个。随着江津综保区日趋建设成熟,带来的进出口额还将呈几何级数增长。

另外,像江津这样集综保区、铁路综合物流枢纽、长江枢纽港于一体的开放平台,迄今在重庆还是独一家,在全国也非常少见。这进一步增强了江津发展开放型经济的优势。

从全局谋划一域发展

抢占南向开放先机

2018年,江津还做了一件事关大局、事关长远的大事,就是抢占了南向开放的先机,在参与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建设中取得了突破性进展。

重庆的对外开放,大致可以划分三个阶段。第一个阶段是依托长江黄金水道的东向开放。第二个阶段是在全国率先开通中欧班列(重庆),实现了北向开放。第三个阶段就是依托中新(重庆)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,推动南向开放。

2015年11月中新两国政府签署《关于建设中新(重庆)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的框架协议》。2017年8月,重庆、广西、贵州、甘肃签约,共建中新互联互通项目南向通道。

2018年11月,中国与新加坡签署《关于中新(重庆)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“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”建设合作的谅解备忘录》,将以前的“南向通道”正式更名为中新(重庆)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“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”。

事实上,东盟作为“一带一路”的“十字路口”,已经成为中国重要的贸易合作伙伴,双方的双向投资额已累计超过2000亿美元,中国是东盟的第一大贸易伙伴,东盟是中国的第三大贸易伙伴。

然而,中国和东盟的贸易量在过去并不是通过中西部内陆地区实现的,主要是通过珠三角、长三角地区。一直以来,内陆地区与东盟经贸合作最大的痛点在于,缺少联通东南亚国家的便捷物流通道。

可以说,建设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,就是为中国西部开辟一条最便捷的出海物流大通道,推动“一带一路”在西部地区的有机连接。

从这个层面来说,位居重庆主城南部、拥有综保区和“水公铁”联运优势的江津区,正好位于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的“桥头堡”位置。

2018年10月,江津区委、区政府领导主动到广西防城港市考察对接,双方一拍即合,迅速达成各项合作协议。2018年11月30日,重庆江津—广西防城港跨区域合作示范项目正式启动。

2018年12月28日,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江津班列正式开通运行,江津中国西部(重庆)东盟商品分拨中心、中国西部(重庆)东盟农副产品分拨中心也正式揭牌运营。两地正式拉开了携手推动形成南下北上、内外联动开放格局的序幕。

从量变累积到质变的开始

“内陆腹地”将转身“开放前沿”

应健表示,江津2018年的进出口数据变化,看似简单,实则意义重大,标志着江津对外开放已从量变累积进入质变开始阶段,将会成为江津发展史上具有历史性意义的一年。

下一步,江津将充分发挥广西防城港在供应端的集聚作用,发挥江津在销售端的集散作用,从水果、海鲜着手加快建设东盟商品分拨中心、农副产品分拨中心。这两个分拨中心将分别依托江津综保区、双福国际农贸城,将来自东盟十国的商品、农副产品,通过“水公铁”多式联运分拨到西南乃至全国市场。

与此同时,江津将发挥自身的产业优势、专业市场优势、综保区优势,将重庆的汽车及零部件、机电等产品,经江津集采后通过防城港出口到东盟国家。

另外,江津将加快海外仓的布局。将在东盟重要农副产品集散地设立海外仓,采取属地和区域集采供应相结合的方式,重点开展集中采购、国际拼箱、供应链保障等工作。还将加快冷链物流中心建设,打造综合性冷链物流聚集区,以满足将来“买东盟、卖全国”冷链物流需求。

应健断言,以2018年为起点,江津将由“内陆腹地”转身为“开放前沿”,将由一个工业型城市加快转型为工业、商贸“两轮驱动”城市。

本报记者 周雨

分享到新浪微博
分享到微信
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:凡注明来源为“中国日报网:XXX(署名)”,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,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、使用,违者必究。如需使用,请与010-84883777联系;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中国日报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其他媒体如需转载,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,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。
版权保护:本网登载的内容(包括文字、图片、多媒体资讯等)版权属中国日报网(中报国际文化传媒(北京)有限公司)独家所有使用。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,禁止转载使用。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:cdoffice@chinadaily.com.cn
中文 | English